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你问我看见了什么,我说我看见了幸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2-01-03 20:22:29|  分类: 栖心乐韵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栖心乐韵】缘 - 冷浸溶溶月 - **

点击 图片观看整个大图

音乐手动播放



图意延伸杜撰文:



       相遇,有来龙去脉;而分离,也自有去脉来龙。瞧,这来与去,就是一对双胞胎罢。只是我们大抵尽是不知自己是在来,还是在去,而已。

       那年,翠林影下,你头戴一朵娇艳的大红花,轻染暮色,于那条蜿蜒的小路里款款而来。那一低头的妩媚,让坐在田垄上的我,目瞪口呆。
       试问谁家女,窈窕而来。就这么成为一个烙印,经年不散。

       在以后每一个黄昏,我翘首倚盼。
       遇见,便定是有着一线牵的缘份,我如是的天天安慰自己。只是,却又总在日暮西山的苍白幽静里黯然离去,形消骨瘦。
       等待,在特定意义下是一个概念转换词,只有在这样的黄昏,在淡淡明黄的余味里,转变成一份温柔的甜蜜。

       嚼着稻根,安躺在草地看流云变幻。
       有时候甚至在想,我是不是遇见了孤仙,亦或是小倩?袅袅婷婷的影子啊,在心里生根发芽,长成一簇嫩绿。这让我想起隔壁刘三家的猫,在一些夜晚,双眼泛着绿盈盈的光芒,不停的叫唤。

       失望,在重叠里逐渐厚重,临节点的崩溃在垂死挣扎。
       一只蓝色的蝴蝶纤细而缥缈的浮在眼前,毫无征兆,翻飞的身影如此脆弱,仿佛一阵微风都能将它支离破碎。
       老人们常说:一只蝴蝶的重量等于一个灵魂的重量。那么,它又是承载着谁的灵魂,在我身边留恋?

       零碎的余晖里,我突然间就看见,翠林影下,你头戴一朵大红花,翩跹而来。看着我的眼神通透清澈,只是眼底为何有着莫名的忧伤? 一阵微风拂过,带来你的温良,带走我的温度,那心底一痛之间的怜惜也就那么奇异而散。

        日落,色暮,一只蓝色的蝴蝶,伴随着一枝盛开在极致的红色花朵,飘然而去。
        天寂,地静,缓缓而闭的双眼,嘴角一丝淡淡的笑容。

        “麻子哥,麻子哥,你家的牛跑啦。”一个激灵,睁眼,坐起。只看见王四家的丫头流着长长的鼻涕,正在田垄的那头呼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冷浸溶溶月笔于2012.01.03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